作家 成英姝
http://blog.chinatimes.com/indiacheng/archive/2008/02/05/243082.html

看完電影《P.S.我愛你》散場出來,群情嘩然,因為大家都哭到天地不仁,個個說從頭哭到尾,我自己也一面看一面想,他媽的這究竟是什麼電影啊!我四處悄悄偷聽大家的議論紛紛,都顯示這電影很不健康:坐在我後面的女生說她快哭瞎眼,有一個則說因為一直憋著讓自己不哭,結果差點窒息而死。我一開始也努力憋著,這樣真的會呼吸不上來,後來索性讓眼淚自然流下,結果脖子都被淚水濕透。一開始哭,就很在意這很丟臉,用眼角餘光頻頻偷瞄有否其他人也同樣丟臉,只要有人一用手摸頭摸臉,我都認為是在掩飾拭淚的動作。我左右兩個看來拭淚都很隱密,但到最後十五分鐘也豁出去明目張膽地不停擦眼淚了(不過我也發現,根本沒有必要去拭淚,反正是會自然風乾的,何況擦了馬上又會再流)。看到最後一封信的時候,哪是什麼流淚,恨不得爆哭,一邊流淚一邊整個臉扭曲成一團。這部電影對白幽默,有很多笑點,確實很好笑,笑點出來的時候全場會爆笑,我都很驚訝大家怎麼有功夫來得及從哭轉笑。

我本來就不難哭,不悲傷不感動我也能哭,但哭這麼慘是第一次,而且,愛情電影從來不是我的菜,若非喜愛女主角希拉蕊史旺,甚至原本沒打算看。之前在書店看到原著的時候,一看故事大綱是關於一個女人收到死去丈夫寄來的十封信,我心想好遜的橋段。不過,看電影之前我沒把兩者連結在一起,是在不知道劇情的前提下看的,不知道事先曉得劇情還會不會這樣哭到不行。

但是催淚電影靠的往往不是故事劇情,而是演員表現和導演功力,《P.S.我愛你》裡那十封信的內容本身我倒覺得平凡普通,沒有特別深情的字眼,也沒有特別細膩感人的用心,我很快就發現之所以我會哭個沒完,是因為每分鐘我都有一種不能自已的感受:這兩個人竟是那麼、那麼、那麼相愛啊!哭到後來反正是一觸即發,已經不需要再製造什麼感人情節,光是襯底音樂中間一句love you till the end就足以讓我流淚。至於當女主角奪門衝進母親懷裡,其先前種種鎮定都崩解的時候,全場也跟著崩潰,再堅強的人此時都被攻陷,顧不得顏面擤鼻涕了。片長兩個鐘頭,許多人一邊看一邊暗自咒罵盤算,因為隨身帶的面紙總共也只有兩三包,已經全部用光,再不演完就麻煩了。

一定也有人淚腺不發達,從頭到尾沒哭的,那麼,這部電影除了催淚之外,還有什麼呢?當然它要傳達的訊息不是只有教你哭而已,希拉蕊史旺演的這個女人,十九歲就結婚,快三十歲了,事業無成,住在又小又破的公寓頂樓,對生活充滿不滿意的焦慮,當她對丈夫說「好害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人生」的時候,丈夫說:「這已經是人生啦!寶貝。人生已經開始了,你不需要去等什麼。」我相信這是大多數的人的處境,活在對現在不滿意的狀態,現在的房子、現在的車子、現在的身材、現在的財務狀況、現在的人際關係、現在的工作、現在的自我實現,很可能還包括現在的情人、現在的家庭,現在有的都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具體的自己真正想要的又說不出來。《P.S.我愛你》要說的再簡單不過,人往往要到失去以後才發現自己曾經擁有的有多珍貴,但無論是看著未來或者看著從前都是無意義的,只有看著現在的每一刻。

這個道理沒人不懂,但真相是,我們往往比我們自己所知道的更會自我欺瞞,我們常常在說服自己,我想要的是A,而B一點也不重要,但事實卻相反,更真實的情況是,人生的進行總伴隨著一種焦慮的壓迫推進力,我們很像拿著邀請函急著去赴宴的人,覺得快遲到了而倉促趕路,但因為我們一刻也不能停下腳步地拼命跑,以致於絲毫沒功夫看看請柬上的地址。這不是很滑稽嗎?但身陷其中的我們對這種愚昧、滑稽卻是覺察不出來的。

原著小說作者Cecelia Ahern是愛爾蘭現任總理的女兒,當我知道這是她21歲的處女作,我第一個想法是,怪不得,只有21歲的人才會編造這樣的愛情故事。這本書在愛爾蘭及歐美國家非常暢銷。並不是我不相信一個人在21歲就能談出刻骨銘心的愛情,不過看透世情、了解人生是有那麼多缺憾的,了解我們曉得道理但我們卻從來無法那樣做的,知道當我們看事情時我們總是讓眼睛靠得太近以至於根本什麼都看不到的,我們必須回過頭才看見那麼簡單的東西是那麼貴重的,其實是需要相當的歲月累積,我心想有沒有可能世界上最美最深情的愛情都是編造的,真實的世界裡沒有過?

也或許我始終覺得愛情這東西不足為奇,所有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都是一種虛無的神話,而有人可以那樣甜美溫柔地相愛是多麼令人瞠目結舌,是因為──我想起椎名林檎有一首歌(〈賭博〉)中的歌詞~~我曾經愛過,但太草率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ngshong 的頭像
longshong

11.21 飢餓遊戲:自由幻夢I

longs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